广交会快讯信息中心
首页 广交会简介 广交会展馆 展期展区分布 参展参观指南 全国展会信息
⊙网站服务⊙
⊙合作伙伴⊙
 
 
 
 
 
 
 
Cantonfair
Hotel
Reservation
   
   
我眼中的交易会--恨
   恨雷同-每年2届,给老外们提供了磨刀宰割的次数,同样的东西,上半年有,下半年更多。上半年5元,下半年4元。苦不苦?痛不痛?恨不恨?我恨。 
 
   恨摊位-贵族消费,难民享受。能拿到平价的企业有几家?根据本人粗浅的了解,50%以上是高价购买,有的高出本身价格的20%,暗笑,捡到了便宜,找对了人。高出本价的200%-300%的,企业。苦笑,弄到了摊位。但,企业承担的苦痛谁了解。 
花了高价位,还拿不到摊位的,狂笑,疯了。恨不恨?我恨。 

   恨同行-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中国最富裕的城市?江浙也,中国企业最恨的城市?江浙也。不论你什么行业,只要在江浙有同行,除了恨,就是无奈。蝗虫过境,知道吗?中国需要什么?需要行业同盟和约束。同行间急红了眼,为了生存,拿鲜血撕杀。裁判是谁?老外,他们永远裁定价格低且质量好者赢。我们克扣同胞血汗,我们彻夜颠倒时差加班。为的是什么?为的是老外能用最便宜的价格买到最好的东西?在广交会,同行间的竞争是无硝烟的战场,但结果,往往比战争更激烈。得胜者,永远是商人。拿着美金的商人。多么荒诞的延续,老外买一件普通的衣服,也许不需要花费他们1小时的薪水。我们买一件老外的衣服。需要花费2个普通工人一个月的薪水。而我们,为了老外们能付出一小时的薪水,撕杀,战斗。 
   我们为什么不联合起来?制定一个范围内的价格?大家站在同样的条件下公平的竞争不好吗?在广交会,我讲讲我10余次中的2年4次的经历。 
   花了高价位,还拿不到摊位的,狂笑,疯了。恨不恨?我恨。 

   96-2000,我做贸易,每年去广交会只是为了帮几个台湾亲戚收集资料。然后,赚取一定的差价。日子,蛮滋润的。 
2000年,创办了一小工厂,没有经验,做了一大堆的东西,但公司的另一产品在全国领域来讲,属于非常稀少的。那个时候,扣除台资企业,国内同行含我在内,5家。哪个时候,能挤进广交会,就意味着成功了一大半。在当时,我用4万元只拿到了一个死路(摊位非常偏僻)的一半。守了15天。价格从最初的报价12美金。到最后的9美金。我经历了一个心疲立竭的过程。产品本身的价值是80元左右。我根据客人分别报$11.5&12。但是,当我觉得有点希望的时候。客人分别杀回来。并清晰的向我展示*****,企业的价格只有10-11元。成交心切,而且还有利润,我告诉客人,如果真有10000件,我可以10-11元成交。这个时候,隔壁摊位的提醒我,这是客人压价的招数,最后还会压,我蒙了。鼓足12分的勇气,我找到了2间同行。做出最愚蠢的事情。我告诉了他们我的成本。我想我诚意的告诉你们,你们也会一样吧。对方笑笑说,差不多。我说,我们大家能否保持一定的价格。如果客人压价,我们都坚持在10-11元。好吗?对方说行。我天真的以为我成功的说服了我的同行。 
   结果是,客人压价,我坚持着。并保证是最低价。直到展会结束了。我还以为我“信任”的同行真的和我保持同样的价格策略呢。 
    回来不久,我的第一位客人给我传真,(台湾贸易公司)要求最终确认价格。通过亲戚的努力帮忙,我才知道,我的同行们以我的成本价报价。我不相信,我怎么相信?最后,我以9美金与我的客人成交了我办厂的第一个定单。美金7万元左右。 
   擦干了血泪,第二届,我用7万元买了一整个摊位。同样的客人,同行。只是,这一次,我拒绝信任我的同行。我的同行奸笑着问我,你现在的成本下降了吧?你这个布料不错,买多少?姜,终归是老的辣,我的同行,我佩服你。我无意中透漏的台湾2字。让你在第3次我们的角逐中有了与我一样的产品。这一届,调整了价格(在微薄的利润间隙中)我小胜。我有了我的2-7个客人。(值得说明的是,这一年,我亏损了80万左右) 
   2001年春交会。我终于明白,这是为什么中国同胞彼此愤恨的愿意。明白了为什么大家对着老外是眉开眼笑,对着自己的同胞却横眉怒对。我可敬的同行摆着和我一样的花色,一样款式的产品。我原有的一点优势,荡然无存。几番撕杀,带着同归于尽的念头,我以7元左右的价格“抓”了2个客人。 
    秋交会。我没有去,这一年,我亏损了40余万。我在考虑是否卖掉我的工厂。因为2年折腾下来。我的周转资金为0,但是,手上握了10余客人。不甘心啊!苦苦支撑,直到现在。 
    2002,我继续去,但是,同行更多,竞争更残酷,就是这“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’鸡肋‘”,无奈的我还得千方百计的筹措资金。挤进去。。 
    2003年初,一个偶然的机会,与一个朋友联合去国外的ISOP参展。从此,永远的告别了我的鸡肋。03年。混了个收支持平。 
     04年底。数百家企业走出国门,包括我的老同行们。 
     05年,我开辟了国外新的战场。但是,我的同行们如影随行。目前,收支还是只能持平。但产品价格已经贱得。。。你们知道,2000年的东西,现在什么价格吗?我告诉你们,我卖5元,我的同行3元。我2001年采购台湾布料,现在,提供我布料的已经跨了,因为,在中国的价格只有他们的一半不到。 
     06年,我换方式。自己创造品牌。我的同行们,你们,饶了我吧!!!!!! 

    一个企业的辛酸,苦难,不是一两千字说得完的,如果说我恨广交会,不如说我恨同胞们的互相残杀。但,大家都想进步,谁又能真的怨谁呢?怨只怨,勤劳的中国人沦为了世界人民的奴才。中国成为世界————加工厂————这个大环境吧,而广交会,无疑是这个环境的催生者。创造了一个让中小企业相互残杀的舞台。 


发表时间:2008年8月26日    打印此文章
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
粤ICP备05065406号